雨轩网 > 自毁英名-幽默故事

自毁英名-幽默故事

如果不是周围的住户们嫌噪音影响休息提意见,老板会让我们干到九点就下班?不过老实说,还没挨到那时间,人早就累得拿不动瓦刀了。一下班,只想倒头就睡,哪顾得上别的。

我却还有一段路要赶。在这座城市里,我已混了将近二十个年头。刚开始,我只是个搬砖筛沙的小工,但现在,我却是个手掂电钻和吊线锤的老技工。我结了婚,有了孩儿,虽说租住的房子狭小偏远了一点,但难道说我就永远在这里找不到一块理想的立足之地了?

骑上摩托,就往家赶。街灯虽已亮了,但光线还是有点昏暗。好在路熟,就骑得飞快。回家后的第一件事,当然是给女儿辅导功课,好早早打发她去睡觉。可是突然,我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:刚才路过那个汽车站,站牌下是不是站着一个人?当然是个姑娘——她难道不知已没车了?想着,我调转车头,往回骑去。大老远就喊道:姑娘,别等了,早没车了,天太晚,快走吧。

骑了没几步,又一想,不行,天这么晚了,把那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外地姑娘孤零零扔在那儿怎么行。想着,又返身折回,说:妹子,没车了,你要去哪儿,我送你行不行?但不管我说什么,她就是不动。我们身边好半天也不过一个人,只有一辆辆轿车飞驰而过。我一看没法,只有走了。

但走了没几步,我的心却又一动:这太危险,不行。因为我突然想起电视里的报道:这里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抢劫案了。想着,又折回她面前说:姑娘你就信我一回好不好。我也是顺路的,举手之劳,不费事的。姑娘大概也看出了我的诚意,便小心翼翼地说出了她要去的区域。我一听,嘴里只说:正好顺路。心里却暗暗叫苦:这一拐至少要多跑五六十里路呢……

一路走着聊着,才知道姑娘是进城做保姆来了。我便说起我第一次进城的事。那时我刚初中毕业,来城已半个多月了,却找不到活儿,钱早花完了,三天没饭吃,就饿昏在路边。一个好心的大爷看见了,便给我买馍吃,还领我到工地找活儿。我到现在还记得:大爷的馍真甜真香啊!

说着,我的手机不停响着。我知道是老婆打来的,不想接。到最后实在没办法,便把车停在路边。可不等我开口,老婆早在电话里吼叫起来:你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?我等了一下午了,怎么货还没有送来?我一听,也有点急了,说:你别急,我马上就到家了。正说着,那姑娘却突然说:货?什么货没送来?说着,提起行李就跑。我忙赶上去说:姑娘,你听我说……姑娘说:“你把手放开。”正拉扯着,一辆巡警车却停在我们身边了。

我说:警察同志,误会了。我老婆是开小卖铺的,我们批发了几箱啤酒,下午送货,不知什么原因没送来。警察说:那你家住在东郊,你往南郊送人也是顺路的了?我一听急了,说:我是怕她不坐我的车,故意说的。警察意味深长地笑笑说:这我早知道了……几乎所有的受害人都是这么被人哄上车的。这时我电话又响了。我说:算了,人我不送了,我走还不成吗?警察说:走?哪能那么容易?

我坐上警车被带到派出所。可能因为我是民工吧,审查得就更仔细些。我不知他们在外面是怎么调查的,反正等我出来,我的房东只说:你还是换个地方住吧,我这房要自己住了。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老板也找了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我炒鱿鱼了。

老婆哭了,我也流泪了。但我还是安慰她说:没事儿,一切还会好起来的,是吗?

一天周瑜在菜市场碰到了诸葛亮,他们二人各自提着菜篮子,互相寒暄起来。

“诸葛兄,怎么自己来买菜呀?”

“小瑜瑜,不瞒你说,最近吾主刘备帮小主公办生日会,说要办三天三夜,所有下人都去帮忙了,没办法……小瑜瑜,你是为何?”

“哈哈哈!”周瑜仰天长笑三声,道“没想到诸葛兄……唉、都说刘备好,没想到,竟是这么个好法?诸葛兄,不如到东吴来,吾主孙权求贤若渴,包你天天吃香喝辣!诸葛兄意下如何?”

诸葛亮听后,笑骂道:“好你个东吴大都督,竟叫我做这等狼心狗肺的事,何况我是一代……”说完,他语气一转:“倒是你!教别人学坏。良禽择木,所谓‘上梁不正下梁歪’东吴有你这样的大都督,孙权又好到哪儿去?你周瑜厚脸皮,别拉我下水,还死乞白赖做我跟屁虫!哼!告辞!”

周瑜听完这话,愣了半天……忽然,心生一计,一抹阴笑……

“啊!”诸葛亮大叫一声:“谁昨天晚上把我农场的菜偷光了?!”诸葛亮马上猜到是周瑜干的。他马上打开百度,查到了周瑜的QQ号:383874874,还查到周瑜电话号(短号):663521。诸葛亮大笑着说:“公瑾啊公瑾,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过了一会儿,诸葛亮派手下把周瑜手机号到处乱贴,最后还加了两个字:****!

……

午夜12点,周瑜的朵唯女性手机响了“我是一头小猪,猪猪猪猪猪猪,猪猪猪猪猪猪猪猪猪猪……”公瑾接了电话:“喂谁呀?”

“大姐,俺要****!”

“****,你疯了?!”

“你咋骂人呢?你个三八婆。”

“你……你你说普通话!”

“啥?你骂俺土包子?俺给你说,俺跟你磨完!”

“神经,我挂了!”

这一整个晚上,周瑜接到的诸类电话无数,弄得一点精神都没有,第二天,他因为精神恍惚,在自己开的公司上班时,因为看漏了一个小数点让公司赔本,不得不倒闭。

在周瑜身无分文的时候,他收到诸葛亮的一条短信:亲爱的小瑜瑜,告诉你,你的电话号是我写大街上的!再告诉你——你QQ被我盗了!

周瑜知道后,气得七窍生烟,吐血身亡!

有一日,吴和蜀一起攻打魏,可箭不够。

过了几日,在军帐中,诸葛亮正在玩电脑游戏,玩呀玩呀。突然,周瑜急忙到军帐中,对诸葛亮说:“大哥”,诸葛亮一惊,玩失手了,游戏里的人被OK了。他就对周瑜说:“你这个家伙,我已经99级了,差一级就可以100级了,游戏就结束了,你把我一惊,老王就把我游戏里的人物OK了。士兵,把他拖下去杀了。”周瑜说:“大哥,对不起啊,我把我的号给你,已经99级了,行不行呀?”诸葛亮想了想,说:“好吧,那就不把你OK了。”

诸葛亮叫士兵下去了,对周瑜说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呀?”“明天我们就要去攻打曹军了,水上交战,我们必用弓箭,可是我们的弓箭只有一百支了,连杀个人都不够。”诸葛亮就找来了一个人,一支箭就把那个人给了。诸葛亮说:“这不是,跟你说得不一样吗?”“可是,我们还是打不过曹军呀。”周瑜说。所以,周瑜求诸葛亮。诸葛亮对周瑜说:“要我给你十万支箭没有问题,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件事。”周瑜问哪三件事?诸葛亮说:“第一,给我磕三个响头,第二,要叫我三声大哥,第三,要给我端水端饭,以后还不能吵我玩游戏懂了吗?”周瑜说:“懂了。”立即给诸葛亮磕了三个响头,还叫了三声大哥。

这回,诸葛亮满意了,说:“你这小东西给我五十条船,每条船上至少要三十名军士,还要几千个草把子。”周瑜马上就准备好了,对诸葛亮说:“大哥,已经准备好了,什么时候出发呀?”“今夜三更就出发。”

诸葛亮出发了,周瑜对他说:“大哥,早去早回。”诸葛亮说:“你就等着准备数箭吧!”船慢慢离开,已经到了曹军的水寨附近了,诸葛亮让士兵敲锣又打鼓,把正在做白日梦的曹操给惊醒了。曹操对着自己的军队说:“哪个神经把老子给吵醒了。”曹操看见了五十只船,就命令****手发箭,发到箭已经没有了,诸葛亮回去了。

天亮了,周瑜看船回来了,就大喊:“大哥。”诸葛亮喊:“小弟。”到了岸上,他们就热烈地拥抱。诸葛亮说:“现在你数箭吧!”周瑜数呀数呀,过了两个小时才数完。他对诸葛亮说:“大哥你太厉害了,一下子就拿到了十万零五千二百三十六支箭。”诸葛亮说:“这是小菜一碟,我们去攻打曹操吧!”于是就派兵去攻打曹操,曹操被打得气都快气死了。

老爸老妈牵挂多年在外工作的女儿惠惠,意外地收到了惠惠的来信,捧着女儿的信如同捧着女儿的笑脸。

老爸哆嗦着双手打开信,脸色瞬变,老妈在一边惊讶地问:“写的啥?写的啥?快跟我说说。”

“气死我了!惠惠要嫁给一个82岁的死老头,问我们参不参加他们的婚礼。”

老妈一听,顿觉得天旋地转,回过神来,捶胸顿足:“女儿呀,你好糊涂哟,为啥要捉践自己,好男儿哪儿没有,为啥,为啥偏要嫁给一个快要死去的老头?”

老爸气得咬牙切齿,把信撕得粉碎,还不解恨,把碎片丢进了火炉,绝望地说:“惠惠,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!”

几天下来,老爸老妈就精神恍惚,两头黑发一下白了许多。

好事难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惠惠要嫁老头的消息长了飞毛腿,嗖的一声传遍整个小镇。七嘴八舌让老板老妈无脸见人,只好闭门不出。但闭门不出也送不掉人们的不屑一顾、嗤之以鼻的冷嘲热讽。老爸老妈痛不欲生,肝肠寸断。两人约定一死白了。不死,就这样泡在人们的唾沫里,也是生不如死啊!正当老爸老妈选择咋个死法时,女儿惠惠带着男朋友回来了。

“爸爸、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惠惠在门前惊喜地喊道。

老爸老妈惊得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女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惊讶过后,老爸怒目而视:“你回来干什么?啊?”然后又指着站在惠惠身边的小伙子,“他是谁?”

“爸爸,他就是我在信上说的男朋友呀!”惠惠感到有点不对劲,纳闷地说。

老爸心里咯噔一下,怎么回事,老头怎么又变成了帅小伙?难道女儿又换了一个男人?这时小伙子不卑不亢不慌不忙地说:“爸爸,妈妈,我和慧慧恋爱五年了,今天回来是想请二位老人参加我们的婚礼。惠惠写过信,可没有收到你们的回信,我们只好专程回来接你们。”

老妈听了满脸不解地问:“惠惠,你在信上说你要嫁给一个82岁的老头,吓死我和你老爸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惠惠急得直跺脚:“谁说我要嫁给一个老头哇!我的男朋友是82年的,看他是不是老头嘛?”

周日我同朋友小刚去公园闲逛,看见一堆人在听一位算命的海侃。出于职业关系,小刚要去驱赶。我忙说;“别,你一亮警官证他就跑了”。“你说咋办?”我腑耳一番------。“来给我算一把”小刚说着蹲了下去。这位也不客气,一顿官,财,色运说的是天花乱坠。他说完,我们听完。我们站起走人,“先生,没给钱呢?”“你不是神算吗?你怎么没算出我没带钱。”小刚话一出口,一傍看热闹的哄笑起来!这时这位神算站起来,灰流流的走了。

  昨晚我和朋友一餐狂酒后摇摇晃晃进了歌厅。

  疯狂中腰间手机振动起来,一看是个陌生号码。换了平时会一摁挂断,此时酒精刺激利害,正想潇洒地给接通,看看何方妖怪,那边却挂了。

  我不甘心,发了一个“?”短信过去。

  片刻,飘过来一条消息:“我是骗钱电话。如有打扰,在此致歉!”

  乖乖,素质简直就是高!比领导干部还强啊。我好奇心顿起,赶紧回拨一个电话,对方接了,一听,南方口音。他问我是谁。我问他刚才电话为什么响一下就挂了。真是幼稚之极的问话!他轻轻“哦”一声,居然说出“我是骗钱的,对不起呀,不好意思……”还是短信中之类的话。我大大咧咧说:“没事,我是某某周刊记者,正在做电信诈骗和网络涉黄信息的专题报道,希望能采访你一下?”

  对方支吾道:“等我消息吧。”

  被朋友扭着脖子喝下一杯啤酒,狂吼了一曲摇滚,心里惦着远方那位说真话的朋友,我又发去一个消息:“你好!考虑得咋样了?”

  消息回过来:“不行,现在骗子太多了。”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