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轩网 > 春水_随笔日记

春水_随笔日记

我愿化作一汪春水

把捡拾在心头的那枚红叶

轻轻地浸润到水中

让那清澈的水珠儿

静静的把叶儿的灵魂滋养

那春水流过的阡陌小路上

已开满了一瓣瓣的妩媚花朵

那春水流淌过的痕迹哟

也一遍又一遍的被时光的记忆冲刷着

谁那的珠儿

洒落了一汪春水

又是谁把那一地的残红

吹落到了那一汪春水中

吹去了掩浮在上的世俗尘埃

我在岁月的河流里

捡拾了一些文字

把它放进那一汪春水里

让它焕发出一些诗意

哦,那一汪清清的春水哟

你是那样的清新

又是那样的温润

那一汪柔美的春水哟

时常在我的心头轻轻的荡漾着......

谢好友奕相赠诗

细雨写春诗
不流俗尘痴
残红伴逝水
来去两相知



最近几天只要打开电视或者,媒体上关于的宣传可谓是铺天盖地。在这样的舆论宣传之下,现在人不知道2月14日是情人节的,恐怕是不多了。

走在大街上,出售情人节礼品的商家随处可见,生意也非常好。创意情侣手表,情侣手机,情侣雨伞,情侣装等等。电视上说有几部关于的电影也赶在情人节这天上映。鲜花商店就更不用说了,鲜花的价格也水涨船高,情人节给商家带来了无限的商机。

只是有一点我很困惑:什么样的人才真正应该庆贺这个的节日。要弄清楚这个问题,首先就应该弄清情人的概念。

对于情人比较常见的定义是:其一,因为法律上、上或者性别等原因不能成为法定配偶的人,彼此之间互称情人。其二,正在处于热恋中的男女,彼此之间互称情人。

关于定义一,这样所指的情人,一定是婚姻以外的伴侣,可以是性伴侣,也可以是纯精神层面的伙伴(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具有普遍性)。

按照这个定义的内涵,情人显然是不符合道德标准的,也是违法的。既然不符合道德规范,并且违法,那么大众为什么又趋之若骛呢?我想这里除了人们寻求精神刺激的因素以外,媒体功不可没,至少也起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。媒体的大肆宣传不仅仅使这个洋节日国产化、合法化,也使得情人现象褒义化、唯美化。若我是情人关系的参与者,我觉得是件很荣耀的事情。

关于定义之二的情人关系,无疑是值得肯定和赞美的,恋人关系的情人,不仅合法,而且本身就充满,美好的恋情也让人。

借助于一个西方人的传统节日,媒体在哗众取宠中吸引大众的眼球,商家的在顾客盈门中赚得盆满钵满,大众在这样的节日气氛中多了一些娱乐和休闲的理由。

这样看来,情人节似乎是一个多方受益,完美健康的节日。但是,请冷静地想一想,在这种热闹的节日氛围下,给我们普通民众带了什么:没有情人、不过情人节你真的OUT了,找个情人是一种?

2月14日那天,在一句“晚上去哪里约会”的情人节调侃中,你是否会有些许的尴尬?

或许真的应该找个情人来过节。

12-14 07-28 07-15 09-28 11-30 07-04 08-08 05-15 05-21 01-06 01-22 08-13 11-30 06-13 08-06 07-15 心情已经一点点平静下来了,偶尔会心痛的不能呼吸,但至少会很冷静的面对这一切了。人也许都是这样慢慢长大的,有些残忍的长大。今天听到了一句话,每个人的线都不是笔直的。是啊,有很多人都在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困难,心如果死了,那困难永远都有,只有的挑战,才有,才有的明天。 想到2011年的这一天。那一天是星期六,回家的日子。挺晚的时候,476583XXX很突然地出现了,我握着手机战战兢兢忐忐忑忑了足有半个小时。然后,这一天就成了再也不会从我记忆里消失的一天了——2011年12月24号!

王蒙先生说过:人生是一棵燃烧的树。

陈瑞瑞在日记里写到:“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果树。一棵是桃树,另一棵是柿子树。它们俩是一般大的,可是表现不一样:桃树这几年结的果子越来越小,又青又难吃,我都不愿意搭理它了,可它还是照样枝繁叶茂地长着,吸收着灿烂的阳光,也不嫌害羞。大人也不舍得砍掉它,它就在那儿快活地杵着;而柿子树去年结的很多,一下子累死了。我很心疼这柿树,也有点儿疑惑。妈妈说,这桃树有点儿耍小聪明,想歇着;而柿子树是光想一下子把事情做好做大,太过用功,不注意身体,结果把命搭上了。这叫我一下子想起语文老师也真是这样的人:看起书来,吃饭叫学生喊;批改起作业来,睡觉叫校长催;一早一晚,他自己住的那间小屋,好像总也没有关过灯。上次月考之前,他患了重感冒,虾着身子咳嗽,都说不成话儿了,还赖在教室里接着讲课。结果,我们考好了,他一口气病了两个星期。”

她接着写到:

“老师,我家的柿子树傻,你也傻。以后注意身体吧,身体好了,才会把工作干好。”

瑞瑞叫我写评论。

哦,如果叫我,我亲爱的,我不会做那聪明的桃树。

我宁愿做那火红的柿树,为了你们的而累死!

图文推荐